12岁智障少女性侵案调查:一家四口均为智力残疾

福新网 刘 欣2019-11-23 00:50:38
浏览

  广东信宜 12岁智障少女性侵案调查
  ●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 ●一家四口均为智力残疾 ●已入住茂名市福利院

12岁智障少女性侵案调查:一家四口均为智力残疾

11月18日,坐落在邻居四五层高的房子旁,小文家的单层砖房显得格外不起眼。

12岁智障少女性侵案调查:一家四口均为智力残疾

11月20日,茂名市社会福利院门口。A12-A13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12岁智障少女性侵案调查:一家四口均为智力残疾

11月18日,小文拿到了她的残疾人证。

  11月18日,广东西南边陲小城信宜市天气依然潮热。家住信宜东镇街道的“零五后”少女刘小文(化名),成了穷困家中唯一一个拥有笑容的人。

  与新京报记者聊天时,小文无法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她把带有本命年小猪图样的粉色拖鞋甩在一边,不安分地抠着袜子上的窟窿,右脚的后脚跟几乎整个露了出来;永远咧着嘴笑嘻嘻的脸上,带有一种稚气未脱的天真。

  即将迎来13岁生日的她,是今年两起性侵案的受害者。

  11月15日,信宜市政府新闻办发布公告,称“日前,信宜市一名智障少女遭性侵案,引发网民广泛关注……经查,受害人刘某某于今年3月份遭性侵并怀孕,公安机关接报后立即立案侦查。近日,刘某某又受侵犯被发现再次怀孕……”

  那天下午,小文拿到了残疾人证。她的残疾类型为“智力”,级别为“二级”。据公开信息,这一等级属于“重度”,意味着小文“与人交往能力差,生活方面很难达到自理……需要环境提供广泛的支持,大部分生活由他人照料。”

  小文是家里第三个拿到残疾人证的人。前两个,是她的父亲刘军(化名)和母亲邱菊(化名)。

  11月21日,信宜市公安局发布案情通报,称“2019年11月21日凌晨,经过茂名、信宜两级公安机关缜密侦查,谢某某性侵刘某某(信宜东镇街道12岁女孩,智力残疾二级)案告破,专案组民警抓获犯罪嫌疑人谢某某(男,54岁,信宜市东镇街道人)。经审讯,谢某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件在进一步侦办中。”

  两度怀孕、两度流产

  今年国庆期间,小文在外地工作的大姨邱兰(化名)放假回家,接小文去自己家里玩儿。

  很快,邱兰发觉了不对劲儿,小文的胸部“发育得特别快,甚至超过了大人”。后来,她问自己的妹妹、小文的母亲邱菊,小文上次生理期是什么时候。邱菊说不清楚,支支吾吾地回答,“可能是两个星期,也可能是两个月。”

  邱兰一直记挂着这件事儿,之后半个多月,小文的月经始终没来。10月24日,邱菊终于带着小文去诊所验尿,结果出来,“两格”,怀孕了。

  第二天,小文又去做了B超。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信宜市竹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0月25日开具的超声影像图文报告单显示,“宫内早孕,单胎存活,约5+周。”

  拿到报告后,小文的四姨邱梅(化名)往回推算,受孕时间应该是在9月中下旬。邱梅告诉新京报记者,她细问过邱菊,那段时间,小文一直都被家人锁在屋里。只有9月23日傍晚6点多,一辆垃圾车经过门口,小文吵着要倒垃圾就跑出去了,直到夜里11时后才回家。

  这是邱梅唯一能想起来的可能发生“祸事”的时间,那天晚上,找不到小文的邱菊曾经给她打过电话询问。

  11月16日,家人带着小文去信宜市中医院做了刮宫流产。三姨邱雪记得,小文不敢进手术室,一直重复着“好怕”。她给小文买了娃哈哈和一些零食作为安慰。

  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小文可怜兮兮地看着母亲邱菊,让母亲“亲亲她抱抱她”,还央着邱梅抓牢她的手。

  就在8个月前,同样的痛苦,小文刚刚经历过一遭。

  今年3月份,听邱菊提起小文两个月没来月经,邱梅专程去了一趟小文家。她试探着问小文,“有人碰过你下面吗?”小文只是傻傻地回应“是的”,当时邱梅就怀疑小文被人侵犯过。

  3月18日,她们带着小文去做了检查,信宜市朱砂镇安莪卫生院当日出具的“彩超医学影像报告单”显示,“超声所见,子宫体积增大,形态饱满,宫腔可见胎儿雏形”,诊断意见显示,“约10周”。

  报案后,邱梅带小文去信宜市中医院做流产,考虑到小文年纪小、子宫壁薄,医生建议做药物流产。邱梅回忆当时的情形,“19号给药,到20号(胎儿)还是出不来,小文一直在撕心裂肺地喊,‘很痛啊’!”直到第三天,小文实在疼得受不了,还是打了麻药做了刮宫流产。

  这一次,流产完毕回家后,小文在家里“坐月子”。

  邱梅告诉新京报记者,小文多数时候躺着睡觉,睡醒了就在院子里闲逛。她还不明白怀孕、流产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在家呆着很无聊。无事可做时,她就用母亲的手机给几个阿姨、叔叔轮番打电话,甚至在自家院子里的土堆上栽满了葱。

  模糊的嫌疑犯

  3月18日,在朱砂镇安莪卫生院检查后,邱梅带着邱菊和小文直奔信宜市公安局竹山派出所报案。

  邱梅记得,在派出所,警察一步步引导小文回忆,“还记得谁碰过你吗?是怎么样碰的?他的样子是怎么样的?大概年龄知道吗?他身上有什么特征?”

  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六点,小文整整录了四个小时口供,她不时“断片儿”,整个过程十分艰难。在一旁的邱梅感觉“彻底混乱了”,“一会儿说有5个人,一下子又说有6个人”,其中有一个老头儿,有一个断手的,还有一个年轻的,有时候是把她拖到车上,有时候是去学校路上的小巷里,有时候是在学校厕所。而在此之前,小文的所有家人从未听她谈起过这些遭遇。

  3月份报案后,家属未得到与案情进展有关的信息。11月16日,信宜市公安局在“警情通报”中称,2019年3月18日,“我局竹山派出所接报刘某某被性侵怀孕一案,立即组织刑侦、派出所民警开展调查,于3月19日立刑事案件,办案民警做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但因当事人表达能力限制等原因破案线索较少,该案在持续侦查中。”

  直到11月第二次怀孕报案后,邱雪才在刑警队打听到了消息,当初根据小文口供里的线索,警方曾锁定一位叫刘某全的八十多岁的老人,但后来检测DNA与小文腹中胎儿不符,而其余嫌疑人是谁,家属至今不知。

  11月19日,新京报记者在刘某全家中见到了他本人,他穿着一条破了洞的裤子,住在一间只有一层的土坯房里。刘某全今年80多岁,一直没结过婚,每个月靠低保生活。

  刘某全矢口否认曾经与小文发生过关系。但他承认,小文曾来自己家里吃过饭,“经常会拿我的钱”。刘某全表示,自己被警方抽血并调查,后来因DNA不符被放出来后,“她就再也不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