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未来将老无所依?

福新网 刘 欣2019-11-21 03:11:47
浏览

  德国未来将老无所依?

  ◎任淼淼

  当你老了,悠闲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喂鸽子;在阳光明媚的海滩上散步;在自家的花园里喝下午茶,或者和朋友们一起去世界各地旅行,这是许多德国人畅想中的退休生活。然而,事实上德国现在的养老制度并不一定能保障老人们今后有足够的养老金。

  一方面,德国的老年人越来越多,而新生儿的出生率却一直下滑,目前是平均两个年轻人的养老金供养一个退休人员。德国的中流砥柱是1964/65年出生的婴儿潮一代,但在短短十年内,这批人就会退休。到那时候供养比例就会倒挂,平均一个年轻人却要支付两个退休老人的养老金。另一方面,许多老人除了养老金没有其他的收入来源,而纳税后的实际养老金收入支付不起基本的生活开销和养老机构的费用,成为所谓的“老年贫困人口”。  

  面对日益严峻的养老问题,德国政府终于坐不住了,今年颁布了两项新政策。一是从2019年开始,德国的妈妈们可以去领取所谓的“母亲养老金”,这是对因为生育而损失养老金的弥补。二是就是否引入基本养老金问题,德国执政党内部经过数月的激烈辩论,终于达成了一致。从2021年1月开始,低收入的老年弱势人群将领取国家基本养老金。

  老龄化问题日益严峻

  ·欧盟最“老”的国家,65岁以上老年人接近1500万

  ·年轻人对公共养老金池做出的贡献越来越少

  ·每五个退休老人就有一个将受到贫困的威胁

  在欧盟成员中,德国应该算是最“老”的国家之一,甚至在全球来看,德国的老龄化问题也日益严峻。德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为17.9%,这意味着拥有8200万人口的德国,65岁以上老年人就已接近1500万。据德国统计局预测,到2060年这一比例还将翻一倍,增至34%。另外,当前的医疗和养老机构也面临专业护理人员紧缺等诸多挑战。贝塔斯曼的研究显示,德国现在缺乏3万名有专业知识的护理人才,到2030年缺口将扩大到50万。

  与此同时,德国养老金制度的核心原则是年轻一代为老一代的养老金“买单”,而这一代年轻人今后的养老金则由他们的下一代支付,但这一原则奏效的前提是国家人口分布成“正金字塔形”的比例,也就是说年轻人要远远多于老龄人口。

  然而,德国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一方面中老年人的比例越来越多,预期寿命平均每年增加约十周,而出生的孩子却越来越少了,人口总数呈下降趋势。另一方面,很多年轻人选择接受德国的高等教育,一般在26岁左右才毕业。这导致青年一代参加工作的时间也越来越晚,为公共的养老金池做出的贡献也因此越来越少。

  老年贫困人口也是德国目前须面对的重要社会问题。每月净收入少于905欧元的任何人都被视为贫困者,目前大概有16.8%的退休人员的净收入在规定的贫困线以下。根据德国经济研究所最新研究预测:到2039年,老年贫困人口比例将上升到21.6%。这就是说,每五个退休老人就有一个将受到贫困的威胁。

  新一轮德国养老金改革今年启动

  ·母亲养老金将使700万母亲受益

  ·低收入老年弱势人群2021年将领取基本养老金,额度比社会保障金高出10%

  ·邻居挪威摸索出相对成功的全民养老计划

  德国虽然是现代社会保障制度的发源地,“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体系为国民提供了全面保障,但是在养老金改革领域,德国显得非常传统和保守。为解决养老金支付体系的入不敷出、人口结构老龄化以及社会公平分配等诸多问题,德国对养老金制度进行了一系列重要改革。

  东西德统一后,联邦政府曾试图通过法定养老金制度中的失业养老保险作为劳动力市场的调节器,让部分失业人员提前退休,然而反倒加剧了养老体系的负担。在这样的大环境下,2001年5月份,德国通过了以时任德国劳动和社会事务部部长里斯特的名字命名的养老金改革法案,正式开启了德国养老金制度的结构性改革。

  里斯特养老金是一种国家支持的补贴养老金合同,主要针对低收入人群,尤其对有孩子的低收入家庭有利,它通过补贴和税收优惠来扶持纳税人。该保险要求投保人每年至少有4%的年收入投入养老保险,国家给予的补贴部分为每人每年154欧元。有孩子的家庭,每个孩子每年的补贴为185欧元或300欧元(2008年后出生)。25岁以下的参保人另外得到最多300欧元的一次性特殊奖励。投入的保费可以申报减税,抵税的私人投保额加上国家补贴最高为2100欧元。

  里斯特保险在实行一段时间后,很多弊端也暴露出来:首先,管理费用过高,里斯特养老保险所在银行和保险机构会收取管理费和各种其他费用。如果银行或者保险公司的投资业绩最终很糟,不足以弥补他们的费用,那么国家补贴的利润率就会被扣除一些。其次,收益率过低,保障力度不足。虽然里斯特养老保险产品的设置初衷是多机构参与、多产品发行,但从实际运行的情况看,保险合约占总规模的2/3。而保险公司所收取的保费过高,以及保险产品收益率过低,导致养老金实际参与者能得到的回报率很低。另外,如果中途退保,国家补贴的部分就一分都没有,而且以后储户需要为里斯特养老金收入缴纳税款。

  2019年初,新一轮德国养老金改革再次启动,引入了母亲养老金、残疾养老金和对低收入人群的各种特殊政策。毫无疑问,政府的意图是补贴社会弱势人口和调控社会公平分配问题。所谓的母亲养老金,就是所有在1992年之前生过孩子的母亲在养老金账户上都可以获得额外的补助,每个孩子每月的养老金会增加约16欧元。这一政策将使700万母亲受益。

  最近,德国政府决定从2021年1月开始,引入基本养老金。受益人群为交了至少35年养老保险但仍难以靠其收入维持最低生活的老人。基本养老金的额度将比社会保障金(也称为社会救济金)高出10%。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一些保险专家建议德国政府向美国和挪威学习,为国民提供更多的选择。

  401(k)退休福利法案是美国政府于1981年实行的一种养老金账户计划,只适用于私人公司的雇员。当员工将部分薪水投入401(k)账户时,企业或雇主往往也会按比例配送一定金额给员工,雇员可自愿选择是否参与。雇员自己决定投资的组合,可以是股票、基金或者债券的多样组合。如果雇员在退休前提取出该账户内的金额要交付罚金,但在退休后提领则可享受税收优惠。

  当德国仍在探讨如何节省养老金,邻居挪威已经摸索出一个相对完善的全民养老计划。挪威养老基金由两部分组成:政府石油基金和国家保险计划基金,该养老基金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于挪威石油公司的利润。该基金的管理比较透明,每一个人都能在官方网站上查到历年的财务报表、投资收益和净资产浮动。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挪威养老基金的资产总值达8256亿挪威克朗,约合8280亿欧元,名列世界国家基金排行榜第一。挪威的总人口大约1000万,以人均资产来计算,每个居民在该基金中拥有大约8万欧元。

  无需养儿防老 养老机构兜底

  ·养老院收费不菲,许多德国老人考虑去东欧国家养老

  ·养老护理费用首先由养老金和私人储蓄支付,最后才是儿女履行赡养义务

  ·政府出手救场,为需要照顾父母的成年子女减免经济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