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名农民工讨薪四年 法院调解后仍遭“花式拖欠”

福新网 刘 欣2019-11-22 06:51:36
浏览

  讨也讨了 告也告了 仍不见分文

  37枚农民工红手印的追问

  四年了谁在拖欠我们的工钱?

37名农民工讨薪四年 法院调解后仍遭“花式拖欠”

尹红诉说讨薪之路。

37名农民工讨薪四年 法院调解后仍遭“花式拖欠”

尹红出示的农民工工资表。

37名农民工讨薪四年 法院调解后仍遭“花式拖欠”

尹红与华中公司签订的合同。

37名农民工讨薪四年 法院调解后仍遭“花式拖欠”

炉霍县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调解书。

  尹红,是眉山市仁寿县的一名女施工老板。5年前,尹红组建了自己的施工队,带着几十名农民工做工程。10月22日,她向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投诉:2016年她在甘孜炉霍县完成的电网改造工程,共计200余万元工程款,其中有120万元,至今被来自南充市的四川华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华中公司”)拖欠,“华中公司耍各种花样,4年里施展各种‘花式拖欠’,被他们耍猴一样。农民工工资无法支付,我也走投无路了。”尹红拿出了按有37位农民工红手印的工资表,算下来总工资为96.8万元。四年里,为这些工钱,他们讨要过,也起诉过,但至今无法兑现。

  在这看似简单却又错综复杂的事情背后,到底是谁在拖欠农民工的工资?接到投诉,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一个月时间里,各方调查、核实,试图还原其本来面目。

  A连年讨薪

  事情要从2016年说起。

  通过朋友介绍,尹红承接了甘孜电力建设有限公司(下称甘孜电建)电网改造的部分工程。而该项目的总施工方为华中公司,于是在2016年3月6日,她与华中公司签订了承接部分施工工程的合同。

  我就像个皮球被他们推来推去

  2016年7月,尹红带着施工队入场施工。施工队有40多人,他们在甘孜州炉霍县主要进行炉霍县线路低压改造,“干的都是最苦最累的活。”2016年12月,经过甘孜电建公司验收后,完成了工程交付。

  据尹红介绍,工程完成后,她陆续拿到了79万元的款项,但根据签订的合同,完成全部施工,华中公司应向她支付200余万元工程款和材料款。尹红说,当时正值2016年底,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春节,而她在垫付材料款后,手上的钱已经不够支付农民工工资,但农民工们还等着这些钱回家过年——这让尹红非常焦急,也迫使她开始催收工程款。

  但催款之难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尹红说:“甘孜电建对我方审计的所有工程劳动所得为179万元,除去华中公司已支付的79万元,至今仍有约100万元未结清。另加上我方在施工过程中所垫付的各种材料款20万元,总计欠我方工程款项约120万元。”

  “我去找华中公司、甘孜电建,第一次是在2016年年底,但他们说要等工程完成审核结算,才能支付余款。”尹红无奈之下,只好回去等待。“接下来,2017年这一年的时间就一直在争论施工面积、数量这些问题上,他们想克扣我们做的工程数量,比如减少了我们埋的电线杆的数量。”尹红说,此后双方的焦点就落到了核算工程量上。

  “甘孜电建以及华中公司,双方在核算上,相互推诿。而我就像是个皮球,被他们推来推去。”尹红说,为了讨薪,为了找到领导,有一次径直走进了他们的会场……

  即便如此,从2016年开始直到2018年,尹红仍没能讨回分文。而这期间,“压力最大的时候就是接农民工讨薪的电话,他们打电话来,什么难听的话都有。”尹红说,她为此倍感压力,无数次彻夜无眠。

  法院民事调解后仍遭“花式拖欠”

  几年讨要无果,失望之极的尹红在2018年,将华中公司、甘孜电建告上法庭。

  2018年3月,炉霍县人民法院进行了民事调解:由被告华中公司积极配合甘孜电建,完成涉案工程的决算,决算完成后立即与原告尹红进行劳务分包款的结算。“虽然法院出具了调解书,我也为此支付了四五万元的诉讼费,但我拿着这份《民事调解书》去找华中公司,去找甘孜电建,他们仍然没有把工程款付给我。”尹红很无奈。

  而这两家公司给出的理由都是:还没有完成工程的结算。对此,尹红并不信服。在尹红的坚持下,她通过甘孜电建公司,拿到了一份财务支付表格。这份表格显示,甘孜电建已经于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陆续将工程款转给了华中公司,但后者却没有签字确认完成决算。尹红愤慨地说:“华中公司明明就已经拿到了工程款,却故意不去签字确认,这是故意在逃脱付款的责任。”

  2019年初,尹红拿着这份具有说服力的财务支付表格找到了华中公司。在此证据之下,华中公司向尹红作出了一份《承诺书》:“我四川省华中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将在2019年10月20日之前,与甘孜电建签订结算协议,待结算协议签订后,遵守签订的施工任务绩效考核合同和四川省炉霍县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2018)川3327民初7号’的所有内容,与尹红、杨军完成涉案工程立即进行劳务分包款的结算。”

  10月22日,尹红前往南充,与华中公司协商支付工程款:“实在拖不起了,工人们都等着工钱。”

  华中公司处理此事的负责人侯平接待了她,尹红说:“当时他们说的只给我支付60万元,民工工资还欠那么多,民工工资不是讨价还价的,我就又跑到他们公司去等结果。”

  10月31日上午8点30分,尹红如约来到了华中公司会议室。根据尹红描述,当天,华中公司一位杨姓副总、项目负责人侯平,以及另外三名工作人员接待了她。

  令尹红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侯平所代表的华中公司给出的承诺令她非常愤慨,“华中公司的人说,通过会议商讨,他们公司老大(领导)不同意支付这个钱,我们想到你情况特殊,为你争取了一下,先支付10万元给你。”

  尹红表示:“我这几年的跑路费,都不只这些。”而华中公司给出的答复却是:“你要是觉得不合理,可以起诉。”

  对此,尹红欲哭无泪,“他们每次都哄骗我,这次来了,又喊我下次来,来了后之前承诺支付的金额又变卦,太欺负人了。”

  B 争议焦点

  11月1日,记者两次拨打华中公司侯平的电话,但是一直无人接听。11月1日,下午6点,记者向华中公司侯平发去短信采访该事,华中公司甘孜炉霍项目负责人陈谋贵稍后短信回复称:合同是五五分成,尹红自得工程款应该是75万元。

  工程款金额该多少农民工工资怎么算

  双方各执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