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高铁定价权:全国高铁连年亏损,票价该不该涨?

福新网 刘 欣2019-11-22 11:34:18
浏览

资料图:旅客在南昌西火车站乘坐高铁。/p中新社发 鲍赣生 摄

资料图:旅客在南昌西火车站乘坐高铁。中新社发 鲍赣生 摄

  博弈高铁定价权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贺斌

  拿到高铁定价权3年后,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铁集团”)终于有了新的动作。

  11月1日起,国铁集团下属的上海局、南昌局、成都局、兰州局、太原局、广州局、南宁局集团公司等,纷纷发布了所属高铁动车组列车执行票价优化调整的公告。

  综合各铁路局集团公司公告,此次调价从12月1日起开始执行,涉及多条线路,总体上票价均有升有降。例如,上海局11月1日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称将对东南沿海铁路部分动车组列车执行票价进行优化调整。“依据市场供求关系和客流规律,以公布票价为最高限价,分季节、分时段、分席别、分区段在限价内实行多档次票价,总体有升有降,涉及400多趟列车,最大折扣幅度5.5折。”

  《中国新闻周刊》就这次“不约而同”的调价询问国铁集团,得到的答复是:“此次调价是各铁路局集团的自主行为。”

  “这次调价主要是局管内的短途城际高铁,也就是始发站和到达站都是同一个局的高铁线路,暂不涉及跨局线路。”北京交通大学中国交通运输价格研究中心主任李文兴向《中国新闻周刊》分析,设定最高限价为公布票价,也就是2016年后制定的天花板价格,500公里以下参考高速公路运价,500公里以上参考民航价格,“这已经是市场化的价格”。

  李文兴透露,2016年国家发改委已将高铁动车定价权交给当时的中国铁路总公司,这次定价主要是铁路内部的决策,目前各铁路局自主调价只是先行试点,明年1月1日将在全国18个铁路局铺开。对于试点仅一个月何以见成效的疑问,李文兴表示,“此次以下调为主,问题不大。” 

  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官方的证实,国铁集团新闻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对上述内容并不知情。

资料图:一列动车组列车驶入福建莆田火车站。/p中新社记者 张斌 摄

资料图:一列动车组列车驶入福建莆田火车站。中新社记者 张斌 摄

  从政府定价到市场定价

  就在各铁路局宣布调价之时,11月4日,国家发改委就《中央定价目录》的修订公开征求意见,根据目录,中央管理企业全资及控股铁路普通旅客列车硬座、硬卧票价率由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定价,但“动车组列车、社会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客运专线除外”。

  实际上,早在2016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改革完善高铁动车组旅客票价政策的通知》中,对在中央管理企业全资及控股铁路上开行的设计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高铁动车组列车一、二等座旅客票价,由铁路运输企业依据价格法律法规自主制定;商务座、特等座、动卧等票价,以及社会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客运专线旅客票价继续实行市场调节,由铁路运输企业根据市场供求和竞争状况等因素自主制定。

  此次目录中去掉了“时速200公里”的限定,将自主定价的范围扩大到动车组列车,这就不仅仅是“D”字头和“G”字头的动车组,在普通线路上行驶的时速160~180公里的动车组,也或将包含在内。

  事实上,自2015年起,中国铁路总公司就组织对时速160公里动力集中电动车组进行技术研究,2018年11月,“时速160公里动力集中电动车组”研制成功,完成了铁路总公司的设计定型和国家铁路局行政许可工作。按照国铁集团对其定位,这一款新的复兴号动车组可实现既有线普速旅客列车技术升级,换句话说,将逐步替代现有的普速旅客列车。

  此次目录的调整,究竟是发改委为未来普速列车自主定价留了个“后门”,还是国铁集团为未来全面接管铁路自主定价权出了招“先手”,尚未可知。

  无论哪种情况,政府对高铁定价权显然作出了巨大让步,作为价格改革的重要一环,实现这一步并不容易。2013年8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改革铁路投融资体制加快推进铁路建设的意见》,

  提出“按照铁路与公路保持合理比价关系的原则制定国铁货运价格,分步理顺价格水平,并建立铁路货运价格随公路货运价格变化的动态调整机制”,要求发改委负责,将铁路货运价格由政府定价改为政府指导价,增加运价弹性。

  2014年2月15日,经国务院批准,铁路货运价格由政府定价改为政府指导价,实行上限管理。但对于铁路客运定价,并没有进一步的改革举措,直到两年后,高铁动车组的定价权才交到企业手中。

  “目前,中国的铁路定价有三种模式,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和市场价。”李文兴进一步解释道,目前,普速列车的硬座、硬卧依然采取政府定价模式,由发改委行使定价权;而铁路货运则采取政府指导价,由政府和企业商定一个价格,允许在这一价格基础上浮15%,下调不限,“这是非常宽松的政策了。至于高铁,已经是市场价了,定价权直接交给了铁总。”

  然而,拿到高铁定价权后,当时作为铁路运输企业的中国铁路总公司并没有立刻对票价作出调整,在2016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当时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向媒体回应称,有了高铁定价权以后,铁路总公司一定会对高铁定价更加有严格的管理,来管好高铁价格。

  “有了定价权并不意味着现在就要调整,特别是大规模调整高铁定价的安排,还没有时间表。”盛光祖坦承,票价管理应该要综合考虑市场竞争对于票价的需要、市场对票价的承受能力等因素,“铁路运输企业有了定价权,实际上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为旅客服务,用不好就可能丢掉了市场。所以我们对票价管理会非常严格,绝不会擅自乱涨价。”

资料图:停靠在北京西站站台的京雄城际55003次列车。/p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资料图:停靠在北京西站站台的京雄城际55003次列车。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跨区域难题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