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不出手”的情趣内衣 如今成了苏北灌云的“特产”

福新网 刘 欣2019-11-22 08:58:37
浏览

  “情趣内衣”曾是苏北灌云羞于提及的字眼,但没想到成为了当地的支柱产业

  编者按:

  2019年9、10月,第一财经派出多路记者,前往全国多个小城镇实地调查。

  我们选择的这些城镇,大多原本寂寂无名,却蕴藏着出人意料的大产业——在全国甚至全球的行业中具有领先优势。这些产业大多给人冷门、细微之感,多数在当地并无传统与根基,如随风而来的种子,落在一片荒土里,自汲营养,野蛮生长,然后开花结果,呈现出勃勃的原生力量。

  如果把整个社会经济体系比作一个躯体,这些城镇和产业,或许就如手指的毛细血管,细微、敏感、灵活,毛细血管越舒活、壮大,拳掌越有力。

  我们试图还原这些产业从无到有、从萌芽到壮大的过程,了解其成长中所经历的阴晴冷暖,总结其中的经验和教训,也提出一些担忧。比如,这些产业往往并非“规划”而来,而当它们蓬勃生长成参天大树,甚至是一片片风景林,往往又难逃被“规划”的命运,这样的安排是否也会扼杀其开拓、创新基因?

  我们甚至有更多的“野心”,希望通过这些样本和故事,反映一段时期、一个地方的商业侧影。

  第一财经将陆续推出“小城大产业”系列报道,记录中国经济的原生力。

  灌云县的一个房间内,张女士一边和同伴聊天,一边将一件件衣物封装进快递袋,同伴则将打印出的快递单贴好,然后随手扔进身边的快递箱。

  于张女士和同伴而言,这不过是每天的例行工作。快递单上打印着“日用品”、“服装”等字样,但包裹里是被俗称为“情趣内衣”的各色性感衣物。她们所在的灌云县,有数百家情趣内衣公司,每天至少会向全国乃至全球寄出2000多万件这样的包裹。

  地处苏北的灌云县,曾是江苏省有名的贫困县,当地政府为了提升经济,也动了不少脑筋。但谁也没有想到,一帮90后借着情趣内衣,将当地经济、名气提升到一个新的台阶。

  灌云县商务局电商办公室主任陆习娟在接受第一财经1℃记者采访时说,在灌云县,有一定规模的情趣内衣生产厂家达500多家,淘宝系网店3000多个,每年销售额近20亿元,带动当地2万多人就业,一些在外地打工的老乡,也纷纷返乡加入这个产业。

  灌云县商务局的一份电商情况汇总表显示,目前整个灌云县的淘宝系活跃零售店铺数量有近3000家,主要分布在各乡镇城乡接合部,产品以服装服饰、珠宝饰品、医药保健、个护化妆等为主,其中情趣内衣网络销售占全国份额60%~70%。灌云县也因此逐渐成为中国的“情趣内衣之都”。

  往前推10年,情趣内衣在当地还是一个被羞于提及的词汇,但现在,遍布灌云县乡村的作坊、工厂、仓库内,情趣内衣已经成为当地数万人赖以谋生的产业。

  “10年前,灌云的特产是豆丹(豆天蛾幼虫,俗称“豆虫”),现在,我身边的朋友跟外地人聊天,会半开玩笑说,我们这里的最有名特产已经不是豆丹,而是情趣内衣了。”灌云县政府一名官员说。

  先行者

  情趣内衣在一般眼里属于“成人用品”,但灌云县情趣内衣产业的启蒙者与先行者是一个90后。

  2006年,正上高中的雷丛瑞,第一次接触淘宝网。他显然不是大众眼中的“好孩子”,为了打游戏,他逃课,还学会了在淘宝买卖装备,也因此接触和了解了“电商”模式。随之,雷丛瑞鼓励刚失业的母亲和他一起开了第一家淘宝店。彼时,淘宝刚刚成立3年,与对手易趣网(后被eBay收购)激战正酣,为了吸引、笼络更多中小卖家,淘宝不仅提出开店免费,对网店的经营品类也没有太多限制。

  雷丛瑞初期的网店,卖过安利、国珍的保健品,卖过拖鞋、化妆品,还一度卖过避孕套、情趣内衣,可谓是什么赚钱卖什么,主要依赖的是一种低价串货模式。

  2008年,淘宝开始收紧政策,管控最严格时甚至只准一个卖家售卖一类商品,而原本给雷丛瑞带来主要利润的化妆品低价串货模式,又开始受到厂家的抵制。网店当然还要继续开,他开始思考“卖什么”的问题。

  雷丛瑞把卖过的产品挨个在淘宝搜索了一遍,发现只有情趣内衣卖家最少,于是将其锁定为自己网店的售卖品类,这个选择为他迅速打开了赚钱之门。

  雷丛瑞的发小和亲戚们,也逐渐发现了他赚钱的秘密,纷纷将网店开上淘宝。赚钱效应在当地迅速扩散,一时间,淘宝多出了上百家专卖情趣内衣的网店,其中大部分,都是灌云人开的。

  网店开起来了,货源从哪儿来?雷丛瑞就把大家的订单搜集起来,然后跟上游的厂家去谈更低的进货价,因为量多,原先24元进的货,厂家愿意降到22元,他再把这些货,每件加价2元,转手批发。当时,国内的情趣内衣厂家大多集中在广州,但这些厂家,却看不上淘宝的单件零售利润,更愿意将精力放在1688网批发和接外贸订单上,这反而成了雷丛瑞们的机会。

  随着要货的订单越来越多,雷丛瑞母子开始琢磨“转型”。2009年,他们拿出20多万元购买了原材料和设备,组建自己的生产队伍。

灌云县一家情趣内衣工厂的仓库。 摄影/马纪朝

灌云县一家情趣内衣工厂的仓库。 摄影/马纪朝

  “加上我妈,一共只有7个工人。”雷丛瑞说,那时候,人工也便宜,工人做好一件衣服,提成是几毛钱,多的时候,一个工人一天就能做个百八十件,一个工人每个月的工资有1000多元。“最后把各项成本算下来,一件情趣内衣的成本,其实只有六七块钱,这时候我才知道,广州的这些厂家是真挣钱啊,一件就挣我十六七块。”

  之后,周边的亲戚朋友再过来拿货时,母子俩就把出货价由之前的每件24元一下子降到了每件8元,雷丛瑞又对这些亲戚说,回去也别卖太贵,一件赚三四元,这样能卖得更多。

  灌云县的情趣内衣产业,由此开始逐步摆脱广州,甚至分庭抗礼起来。

  淘宝的情趣内衣价格,一下子被拉低50%,广州情趣内衣在淘宝的市场,逐渐被这些“灌云帮”蚕食了。

  “(当时)广州的衣服品质比我们灌云的要好,只是他们成本稍微有点高,终端售价就下不来,可那时的淘宝,情趣内衣又没品牌,大部分买家又不认品质,只认价格。广州那边(在淘宝)逐渐就没生意了。”雷丛瑞回顾。

  2011年,灌云卖家突然集体降价,将一款销量最好的黑色蕾丝内衣的价格,直降到9.9元全网包邮。

  “其实那时候没什么品牌经验,卖一件也赚不了几个钱,但出货量大啊。”最终,这款情趣内衣一下子成为网上销售最好的爆款,一共卖出5000多万件,其中有1000多万件,是雷丛瑞他们厂生产的。

  “靠着薄利多销,这个爆款几乎养活了我们一个地区。”雷丛瑞说,当时,开一个加工厂要投入几十万元,但靠着抄袭这个爆款,可能就最终活了下来。